产品案例

环亚ag娱乐下载财产保险学经典案例与分析

来源:http://www.bdjp06.com 责任编辑:www.ag88.com 2018-08-13 09:31

  财产保险学经典案例与分析_经济学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大学 财产保险学 经典案例与分析

  案例一: 王某于 2006 年 3 月在保险公司投保家庭财产两全保险, 保险金额 10000 元, 家中实有财产价值为 30000 元。同年 7 月 25 日下午 3 时,由于刮风下雨,邻居 家未关窗户,使室内压力增大,将双层石膏预制板墙推向王某家中,致使靠墙 排放的组合家具倒塌,砸坏 29 英寸长虹彩电一台,录像机一台,此次家财损失 价值共计 9000 元。王某随即向保险公司报案,保险公司及时进行了现场查勘, 并由气象部门证明:7 月 25 日雷雨天,有风,14 时 40 分—15 时 30 分阵风达到 6—7 级。 数日之后,保险公司按《家庭财产两全保险条款》第 3 条第 2 项“雷雨、龙 卷风、洪水、雹灾、破坏性地震、地面突然塌陷、崖崩、冰凌、泥石流”的规定, 以当天最高风力未达到 8 级,隔墙是石膏预制板为由,认为不构成保险责任, 拒赔。被保险人王某及时与保险公司交涉,提出保险公司适用《家庭财产两全 保险条款》第 3 条第 2 项的规定是错误的,应适用于该条款:空中物体坠落以 及外来建筑物或其他固定物体的倒塌”,属保险责任。双方发生纠纷。 你如何看待此案? 案例分析: 保险公司的赔偿人员一致认为此案不属于保险责任的理由是: 一、 当天的锋利未达到规定的“8 级”以上的风力;二、墙是石膏预制板,不是水泥 墙。因此本案保险人分析犯有下列错误:保险人适用《家庭财产两全险条款》第 33 条第 2 款不当,这是把间接原因当做直接原因。因为引起电视机和录像机损 毁的直接原因是家具倒塌, 应视为空中运行物体坠落,家具倒塌的直接原因是墙 的倒塌,书建筑物倒塌,墙的倒塌是飓风的原因,但被保险人并未让赔偿墙倒塌 的损失,因此,风力造成的经济损失已除外。最后认为,本案属于保险责任,应 全额赔偿被保险人经济损失 9000 元。 案例二: 2005 年 2 月 3 日北京华侨大厦与某保险公司签订了 9 份机动车辆保险合同, 合同约定保险期限自 2005 年 2 月 4 日 0 时起至 2006 年 2 月 3 日 24 时止;合同 签订当日,华侨大厦通过保险代理人向保险公司交纳了保险费 65599.20 元。 同年 4 月 5 日至 10 月 22 日期间,上述保险合同项下的机动车辆先后 7 次 出险,华侨大厦及时将出险事实通知了保险公司,保险公司对出险车辆进行了 定损。其后,华侨大厦与保险公司达成了自修协议,华侨大厦依此协议对受损 车辆进行了维修,并将维修费发票交付给保险公司;保险公司未及时向华侨大 厦支付保险赔款。2005 年 11 月 10 日、27 日保险公司通知华侨大厦,双方签订 的 9 份保险单真实并在保险期限内有效,同时请求华侨大厦协助核实保费去向, 提供证明。2005 年 12 月 25 日华侨大厦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解除合同、退还 保费 57520.8 元,并赔偿其所交保费的存款利息损失 405.67 元。2005 年 12 月 28 日法院通知保险公司应诉。保险公司依据保险法第三十八条规定,同意与华 侨大厦解除保险合同,但不同意退还全部保费,只同意退还合同解除后至到期 日止的保险费。 你如何看待此案? 案例分析: 1、投保人对保险合同依法享有任意解除权。投保人订立保险合同的目的在于, 当保险标的发生保险事故时, 保险人依合同约定承担保险责任,赔偿投保人的损 失或给付保险费。如果保险事故发生后,保险人拒绝理赔,依合同法规定应视为 债务人(保险人), 明确表示拒绝履行主要债务, 投保人可以解除合同。 就本案讲, 当保险人迟延履行赔偿义务时,投保人享有两种权利,一是行使请求权,诉至法 院寻求公力救济, 要求保险人承担赔偿责任和延期赔付的责任,一是自己行使解 除权,自力救济,要求解除合同,退还剩余保费。投保人提出保险要求,经保险 公司同意承保并就合同条款达成协议时,保险合同成立。投保人缴纳保险费后, 保险合同生效。 保险人应当依据合同约定的时间开始承担保险责任。如果行使了 解除权, 投保人可以获得解除后至合同期间届满的保费。当投保人认为保险人不 能正确履行保险责任时,应及时通知保险人解除合同,以减少自己的损失。 2、 合同解除并不消灭已经开始的保险责任。 保险法规定, 投保人提出保险要求, 经保险公司同意承保并就合同条款达成协议时,保险合同成立。投保人缴纳保险 费后,保险合同生效。保险人应当依据合同约定的时间开始承担保险责任。在合 同解除前保险责任依然存在。本案中,投保人缴纳保费后,保险责任开始。合同 的解除并不消灭已开始的保险责任,在合同解除前,保险合同继续生效,保险责 任依然存在。 保险人对解除合同前的保险事故继续承担保险责任。本案中保险人 对投保人的保险事故,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其业务员挪用保险费,应属其内部管 理不善,不能以此拒不履行合同义务。故保险人应赔付投保人在合同解除前 7 次保险事故造成的损失,并承担延期赔付的责任。 3、保险合同解除不具有溯及力。要明确保险合同解除是否有溯及力必须明确特 别法与一般法的关系。依民法、合同法理论,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应当终 止履行;已经履行的,应当恢复原状。恢复原状,阜新皮革财产基地招商引资基建齐!就是要恢复到合同签订前的状 况。 保险人拒不履行合同义务, 致使投保人不能实现合同目的, 该合同应予解除。 但合同法是处理民商事合同的一般法,保险法则是民商事合同中的特别法。特别 法优于一般法是基本法律原则。合同解除的效力,在一般情况下有溯及力,既然 解除的效力有溯及力, 则已经发生的履行应当恢复原状。恢复原状是民法的基本 做法,但不是惟一做法。应当分不同情况加以处理。通常继续性合同的解除没有 溯及力,如租赁、承揽等合同。这类合同的履行不能返还,无法恢复原状。保险 合同应当属于这类合同。 保险法虽然没有明确规定合同解除的溯及力,但其规定 保险责任开始后, 投保人要求解除保险合同的,保险人可以收取保险责任开始后 至保险合同解除时的保险费。由此可以推定保险合同的解除,不具有溯及力。既 然保险合同的解除没有溯及力, 那么解除前的履行依然有效。保险人仍应承担保 险责任, 相对应投保人仍应支付保险费。 不能僵硬地认为解除合同必定导致返还, 而不考虑保险法作为特别法的特殊性。本案投保人不及时行使权力,依照法律规 定的方式行使解除权,导致合同效力依然存续,经过诉讼解除了合同,对合同解 除前的保险责任没有溯及力,保险人应对合同解除前的保险事故承担赔付责任, 投保人亦承担交纳合同解除前保费的责任 案例三: 2004 年 7 月, 邢先生为其购置的路虎自由人小型越野客车向保险公司投保, 投保包括车辆损失险等 7 种险种,其中车辆损失险保险金额为 500000 元,全部 险种共计保险费为 13199.13 元。邢先生于保险合同签订当日即将全部保险费交 付保险公司,保险责任期间为自 2004 年 7 月 4 日至 2005 年 7 月 4 日。 20 个小时以后,2004 年 7 月 5 日 20 时,邢先生驾驶该车辆正常行驶在海 淀区杏石口路西平庄路口西 20 米处,适逢无证驾驶人员李瑞驾驶牌号为未 K11432 小客车违章逆行,将邢先生京 FP0739 车辆撞毁。后经北京市公安局公安 交通管理局海淀交通支队对事故进行认定,确定李瑞承担全部责任,邢先生不 承担责任。 由于邢先生的陆虎车严重损毁,邢先生需将损坏车辆拖至专修店核定损失 和修理,为此支付费用 640 元。经路虎汽车专营店——越野路虎北京四惠店仔 细核定,于 2004 年 7 月 29 日作出损失核定,确认修理费用达 410281.1 元。 在保险事故发生后,邢先生向保险公司索赔,请求赔偿保险金,遭到保险公司 的拒绝。拒绝的理由是,邢先生应该先去起诉交通事故责任人,不起诉就不赔 偿保险金。由于保险公司长期拒绝承担保险责任,邢先生为了正常工作不得不 另行租车使用,为此邢先生从 2004 年 8 月 1 日开始至 11 月底,已经花费租车 费用 18000 元。 你如何看待此案? 案例分析: 在法庭上,我们提出,原保险公司间签订的保险合同合法有效。依据该合法有效 的保险合同条款,保险责任部分中第四条明确规定:“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驾驶 人员在使用保险车辆过程中, 因下列原因造成保险车辆的损失, 保险人负责赔偿: (一)碰撞、倾覆、坠落” 本案中保险车辆在保险期限内与其他车辆相撞受损,保险事故已经发生,因碰撞 造成的损失已经确定, 保险公司保险公司即应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义务,即承担保 险责任,向邢先生给付保险赔偿金和核定损失的合理费用。 并且,依据《保险法》第24条第二款规定:保险人未及时履行赔偿或者给付保 险金义务的,除支付保险金外,应当赔偿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因此受到的损失。 本案中,由于保险公司保险公司长期拒绝承担保险责任,一直不履行合同义务, 致使邢先生为正常工作需要,不得不租车使用,蒙受了额外的租车费用损失。因 此,对于邢先生的这一损失,保险公司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二、焦点问题, 以邢先生要向第三方求偿作为给付保险金的前提没有道理 在保险事故发生后,邢先生向保险公司索赔,请求赔偿保险金,遭到保险公司的 拒绝。拒绝的理由是,邢先生应该先去起诉交通事故责任人,不起诉就不赔偿保 险金。保险公司的这一理由是毫无依据的,不能成立。 我国《保险法》第45条规定:因第三者对保险标的的损害而造成保险事故的, 保险人自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之日起, 在赔偿金额范围内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对 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 双方所签订的保险合同第26条也明确约定: 因第三方对保险车辆的损害而造成保 险事故的, 保险人自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之日起,在赔偿金额范围内代位行使 被保险人对第三方请求赔偿的权利。 从保险法和保险合同的规定中可以看出,由于第三方的责任致使保险车辆受到 损害的, 作为保险人的保险公司应该先向邢先生赔偿保险金,然后才能在赔偿金 额范围内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对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 因此,保险人赔偿保险金是其向第三方追偿的前提,这两者的关系是不能倒过 来的, 而保险公司却把向第三方求偿作为保险公司赔偿保险金的前提,这点显然 不能成立。实际上,不管损害的发生是谁的责任,只要保险事故发生,保险公司 就应该先向邢先生赔偿保险金。 这既是保险法的强制性规定,也是保险制度最基 本的原理,也是保险制度之所以存在的价值所在。 保险公司作为专业的保险公司, 无视最起码的职业要求,以邢先生应向事故责任 人请求赔偿作为保险公司赔偿保险金的前提条件是毫无道理的。 案例四: 2004 年 6 月 15 日,某投保人向一保险公司投保一部东风大货车。根据投保 人所提供的行驶证,保险公司按照普通大货车费率档次为其办理了车辆综合险, 并附加车上货物责任险。2004 年 9 月 19 日,该车运载一罐硫酸时不慎将一行人 撞伤,车辆冲入路肩下导致硫酸罐脱落,硫酸泻入路边鱼塘中,造成鱼塘中鱼 大量死亡。投保人遂就车辆损失、伤者损失费用、鱼塘损失及货物损失向保险 公司提出索赔。对此案产生了两种不同的意见: 第一种意见:赔付。但是鱼塘损失参照机动车辆保险条款“责任免除”第 四条“车上所载货物掉落、泄漏造成的人身伤亡和财产损毁”不属于保险责任, 应予拒陪。该车因临时运输罐装硫酸,硫酸罐系为硫酸厂提供,只能视作货物 的包装物,不属于改变车型。且根据近因原则,事故的近因为碰撞,因此由碰 撞引起的直接损失都属于赔偿范围。 第二种意见:拒陪。《机动车辆保险费率解释》中明确规定“普通载货车 加装罐体按专用罐车计费”,“对于兼有两类使用性质的车辆,按高档费率计 费”,即使投保人没有改变车型,但风险程度应与液罐车属于同一档次。投保 人在危险增加后没有立即通知保险公司并补缴保险费,违背了被保险人的义务, 理应拒陪。 你如何看待此案? 案例分析: 双方争论的焦点是: 投保人是否违反了被保险人的危险增加通知义务?根据最大 诚信原则, 投保人的告知包括合同订立后危险增加的如实告知。即告知的时效也 可扩展到合同有效期。 机车险条款“被保险人义务”第二十三条规定“在保险合 同有效期内, 保险车辆增加危险程度,被保险人应当事先通知保险人并申请办理 批改”。投保人应承担危险增加的通知义务,是基于在保险合同中,保险人有承 担保险赔偿的责任, 保险标的一旦增加危险程度, 必然扩大保险公司的保险责任。 根据合同的对等原则,投保人交付保险费的义务也应增加。投保人、被保险人在 保险标的危险程度发生变化时,不立即通知保险公司实际上是一种违约行为。 保险标的危险程度增加的事实一旦成立,便会产生以下法律后果:(1)被保险 人依法负有向保险公司通知的义务。(2)保险公司有权增加保险费。(3)保险 公司有权解除保险合同。《保险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在合同有效期内,保险 标的危险程度增加的, 被保险人按照合同约定应当及时通知保险人,保险人有权 要求增加保险费或者解除合同。”“被保险人未履行前款规定的通知义务的,因 保险标的危险程度增加而发生的保险事故,保险人不承担赔偿责任”。对于告知 的违反《保险法》也作了如下规定:“投保人故意不履行如实告知义务的,保险 人对于保险合同解除前发生的保险事故,不承担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并 不退还保险费。”“投保人因过失未履行如实告知义务,对保险事故的发生有严 重影响的, 保险人对于保险合同解除前发生的保险事故,不承担赔偿或者给付保 险金的责任,但可以退还保险费。”因此,从理论上说,意见 2 是有据可依的。 但此案一旦形成诉讼案件, 保险公司依据“解释”予以拒赔,法院将本着有利于 被保险人解释的原则,依照《保险法》第十七条“保险合同中规定有关于保险人 责任免除条款的, 保险人在订立保险合同时应当向投保人明确说明,未明确说明 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而“解释”未被列入保险合同,无法产生合同的效 力, 对被保险人不起任何约束作用。 保险公司败诉将不可避免。 从社会影响来看, 太多的败诉案件也会影响保险公司在保户心目中的形象和信誉。 综合保险业和司 法部门的现状,此案只能实行通融赔付后说服投保人补缴保费。 案例结论: 投保人在装载硫酸罐时没有通知保险公司,应该说是违反了被保险人的义务,但 保险公司也没将有关对保险车辆的危险程度增加作需加保费的特别说明, 双方各 有责任,可以通融赔付,并补缴保险费。 案例五: 2005 年,杜先生新买了一辆“宝马 X5”越野车,并于 6 月 17 日与某保险 公司签署了机动车保险单,被保险人就是杜先生本人。该保单中包括 80 万元的 车辆损失险、20 万元的第三者责任险、80 万元的全车盗抢险等险种,保险期限 为 1 年。当日,杜先生便向保险公司交纳了 2 万余元的保险费。此时,杜先生 所投保的“宝马”车尚未取得公安交通管理部门核发的正式号牌,只有一个临 时牌照。 保险后的第 10 天,杜先生驾驶爱车时便与另外两辆车追了尾,经 交通队认定,杜先生负全责。事故发生后,杜先生为修理事故车辆支付了修理 费 8 万余元。 但当杜先生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时,保险公司提出,双方的保险条款中约 定:“下列原因造成保险车辆的损失,保险人不负责赔偿:??发生保险事故 时保险车辆没有公安交通管理部门核发的行驶证和号牌,或未按规定检验或检 验不合格??被保险人索赔时不得有隐瞒事实、伪造单证、制造假案等欺诈行 为。”原告发生交通事故时车辆没有公安交通部门核发的号牌,依据保险条款, 保险公司应免赔。 杜先生与保险公司几经交涉,保险公司均以同样的理由作出 拒赔答复。于是,杜先生一纸诉状将保险公司告上法庭,要求保险公司支付保 险费 8 万余元、违约金等 1 千余元。 你如何看待此案? 案例分析: 法庭上,保险公司提出,双方的保险条款中约定:“下列原因造成保险车辆的损 失,保险人不负责赔偿:……发生保险事故时保险车辆没有公安交通管理部门核 发的行驶证和号牌,或未按规定检验或检验不合格……被保险人索赔时不得有隐 瞒事实、伪造单证、制造假案等欺诈行为。”原告发生交通事故时车辆没有公安 交通部门核发的号牌,依据保险条款,保险公司应免赔。 丰台法院经审理后认为, 杜先生投保了保险公司的机动车辆保险,交纳了保险费 用,双方之间建立了保险合同关系。该合同关系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且 未违反有关法律规定, 故为有效。 保险公司提供的保险条款对双方均具有约束力, 双方均应遵守。保险公司在杜先生的保险车辆发生保险事故后,应支付保险金, 其未付行为属违约,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对于保险公司的辩称,法院 认为,虽然保险车辆在发生交通事故时没有号牌,保险标的本身存在瑕疵,但该 瑕疵与保险公司是否理赔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 保险公司以此作为拒赔的理由不 能成立。杜先生交纳了保险费,其要求保险公司支付保险金的请求,理由正当, 予以支持。但是,杜先生要求保险公司支付利息,赔偿损失的请求,没有法律依 据,不予支持。 案例六: 某工厂自 2006 年 1 月 1 日以来一直向某保险公司投保企业财产险,保险期 间为一年。合同到期后该厂提出了续保要求。2007 年 1 月 7 日,该厂向保险公 司的业务员王某递交了财产保险投保单,投保了保额为 85 万元的财产保险,王 某接到该厂的投保单并足额收取了该厂的企业财产保险费。但因种种原因,王 某未及时将该投保单和保险费交到保险公司,因此保险公司亦未给该厂签发保 险单。 2007 年 1 月 12 日, 该厂因电器线路开关打火发生火灾, 烧毁了生产厂房、 设备及原材料等大部分企业财产。火灾发生后,该厂及时通知了保险公司并提 出索赔要求,保险公司认为并未收到该厂的保险费,也未经核保签发保单,因 此拒绝承担赔偿责任。该厂诉至法院,要求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法院受理 该案后,判决保险公司赔偿该厂保险金约 65 万元。代理人的失职,保险公司是 否应承担责任?对此,保险公司内部对该案的处理存在两种意见:第一种意见 认为虽然该厂填写了投保书,并将投保书和保险费交给了保险公司的业务人员, 但保险公司并未收到该厂的保险费,也未经核保同意承保,保险合同尚未成立, 因此,保险公司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第二种意见认为王某作为保险公司的代理 人,接受投保人的投保书和保险费的行为,视同为保险公司的行为。该行为是 对投保人订立保险合同的要约行为的承诺,表明保险合同已经成立,保险公司 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你如何看待此案? 案例分析: 首 先 根 据 《 保 险 代 理 人 管 理 规 定 》 的 第 四 十 八 条 规 定 : “个 人 代 理 人 是 指 根 据 保 险 人 委 托 ,向 保 险 人 收 取 代 理 手 续 费 ,并 在 保 险 人 授 权 的 范 围 内 代 为 办 理 保 险 业 务 的 个 人 。 和 第 六 条 规 定 : “保 险 代 理 人 在 保 险 人 授 权 范 围 内 代 理 保 险 业 务 的 行 为 所 产 生 的 法 律 责 任 , 由 保 险 人 承 担 。 ”该 案 中 王 某 接 受 了 投 保 单 位 的 投 保 书 和 保 险 费 ,应 视 同 为 保 险 公 司 接 受 了 投保单位的投保书和保险费,由此产生的法律后果应由保险公司承担。 其 次 , 根 据 《 保 险 法 》 的 第 十 三 条 规 定 : “投 保 人 提 出 保 险 要 求 , 经 保 险 人 同 意 承 保 , 保 险 合 同 成 立 。 ”一 般 来 说 , 保 险 合 同 只 有 在 保 险 公 司 收 到 保 险 费 并 同 意 承 保 后 才 能 成 立 。但 是 ,本 案 由 于 业 务 员 未 及 时 将 投 保 书 和 保 险 费 交 到 保 险 公 司 ,致 使 本 应 按 正 常 的 承 保 条 件 、标 准 可 以 承 保 的 而 未 承 保 。 根 据 我 国 《 民 法 通 则 》 关 于 民 事 责 任 承 担 的 “过 错 责 任 原 则 ”, 本 案 中 保 险 公 司 未 及 时 承 保 的 “过 错 ”是 保 险 代 理 人 造 成 , 投 保 人不负责任。 所 以 ,本 案 保 险 公 司 应 承 担 赔 偿 保 险 金 的 责 任 ,然 后 保 险 公 司 可 以 根 据 《 民 法 通 则 》 有 关 “代 理 人 不 履 行 职 责 而 给 被 代 理 人 造 成 损 害 的 , 应 当 承 担 民 事 责 任 ”的 规 定 , 追 究 王 某 的 经 济 责 任 , 以 切 实 保 证 保 险 代 理 人 职责的实现。 案例七: 2008 年 6 月 7 日,某市的一家机动车修配厂向保险公司投保了企业财产保 险基本险, 并投保了附加盗窃险。 保险金额: 固定资产按账面原值投保为 615000 元,流动资产按最近账面余额投保为 187000 元。保险期限为 1 年。但当保险公 司的人员审核时发现,核保人员误将费率按一级工业险计算(本应为二级工业 险), 结果保险费少收了 0.4?。发现这一失误后,保险公司立即通知被保险人, 要求补缴保险费 320 元,但被保险人在接到通知后,迟迟不肯补缴,于是保险 公司在 6 月 29 日出具批单,上面明确批注了“如果出险,我公司将按实缴保险 费与应缴保费的比例赔付”。同年 9 月 12 日上午 10 时,该机动车修配厂的一 间办公室突然发生火灾,该厂职工及附近居民进行了奋力抢救,40 分钟后,火 被扑灭。但清理财产时发现,发生火灾的办公室邻近的仓库门锁被撬,其中有 多种进口汽车配件不翼而飞。经公安部门验证,确系盗窃行为所致的财产丢失。 显然是在大家抢救财产的紧急当口,有某些不法分子,假装参与救火而趁机打 动劫。事故发生后,该厂向保险公司报案并提出赔偿请求。保险公司经认真查 勘与核实后,定损为:固定资产损失 36800 元,流动资产被盗损失 57200 元, 施救费用 1230 元。双方对这起事故的保险责任的确并无异议,同意属于火灾责 任及盗抢责任,但在赔付金额的计算上产生争议。保险公司认为,被保险人以 固定资产及流动资产均足额投保,本应按实际损失赔偿,但被保险人在投保时 缴纳保险费不足且一直未补足,保险人将原保险单做了批改,并通知了被保险人, 出险后应按实缴保费与应缴保险费的比例计算赔偿金,而该机动车修配厂认为, 保险人单方面对保单进行批改,事先并未征得被保险人同意,此批单应属于原 始无效。公平合理的做法是:被保险人补交保险费及利息后,保险人按实际损 失进行赔偿。你认为保险公司应如何赔偿?为什么? 案例分析: 一、最大诚信原则使然。保险合同是最大诚信合同。如实告知、弃权、禁止反言系保险最大 诚信原则的内容。 本案投保人以奔驰轿车为标的投保系履行如实告知义务。 保险合同是双务 合同即一方的权利为另一方的义务。 在投保人履行合同义务后, 保险公司依法必须使其权利 得以实现,环亚ag88手机版天润数娱:申港证券 即依合同规定金额赔偿保险金。 保险代理人误以国产车收取保费的责任不在投保 人, 代理人的行为在法律上应推定为放弃以进口车以标准收费的权利即弃权。 保险公司单方 出具批单的反悔行为是违反禁止反言的,违背了最大诚信原则,不具法律效力。 二、保险公司单方出具保险批单不影响合同的履行。法理上,生效合同只有双方在其中重要 问题上均犯有同样错误才影响其法律效力。 一方的错误即单方错误不属合同的错误, 不影响 合同效力。本案中,保险代理人错用费率系单方错误,不影响合同效力。保险公司出具批单 系变更合同行为。保险合同是经济合同,其一经订立即发生法律效力,凯发娱乐双方当事人必须自觉 遵守合同条款,严格履行合同义务。除法定原则外,任何一方不得随意变更,否则,其行为 视为违约 三、该合同自始至终具有法律约束力。 保险合同依法成立可概括为要约和承诺。 本案投保方 已向保险方要约,保险方就投保方的要约也作了承诺,该合同依法成立。 《合同法》规定合 同依法成立,即具有法律约束力。因此,本案保险合同自成立起即具有法律约束力。 7 四、保险公司不得因代理人承保错误推卸赔偿责任。 《民法通则》第 63 条规定:代理人在 代理权限内, 以被代理人的名义实施民事法律行为, 被代理人对代理人的行为承担民事责任。 《保险法》第 124 条规定:保险代理人根据保险人的授权代为办理保险业务的行为,由保 险人承担责任。据此,本案应全额赔偿。 保险费率是保险代理人在业务操作中所必须准确掌握的, 保险代理人具有准确适用费率的义 务。法律上,保险公司少收保费的损失应当由负有过错的保险代理人承担,不能因投保人少 交保费而按比例赔偿。 保险公司在收取补偿保费无结果的情况下, 只能按照奔驰进口车的全 额给付,而不是按比例赔付。否则,有违民事法律过错责任原则,使责任主体与损失承担主 体错位。 案例八: 2003 年 12 月 10 日,张某将自己已购的二居室公有房屋及屋内财产投保了 家庭财产保险,房屋的保险金额为 30 万元,家用电器的保险金额为 8 万元,其 他财产的保险金额为 8 万元,保单中载明:“在保险期限内,保险标的被转卖、 转让或赠与他人,或保险标的的危险程度增加时,应在七日之内通知保险公司, 并办理批改手续。” 张某一直认为自己的居住条件不够好,长时间以来非常注意楼市的动态, 终于于 2004 年 4 月如愿以偿搬进了一栋三居室新居。在得知已购公有住房可以 上市出售的情况后,张某立即向当地政府房地产行政主管部门提出申请,经审 核,房地产行政主管部门作出准予其上市出售的书面意见。经朋友介绍,张某 将原来的二居室房屋卖给了赵某。 5 月 5 日,赵某将全部房款付清并入住,双方商定一星期后去房地产交易管 理部门办理交易过户手续。不料,5 月 10 日,因赵某家的煤气阀门未关紧而引 发火灾,致使房屋遭受严重损失。事发后,赵某找到张某,于是张某向保险公 司提出索赔。 你如何看待此案? 案例分析: 本案争论的焦点有两个:一是张某是否具有保险利益,是否有权索赔;二是“房屋转卖”的线、房屋所有权的转移须以登记为前提条件。 根据《保险法》 :“投保人对保险标的应当具有保险利益,保险利益是投保人对保险标的具有 的法律上承认的利益。”这里强调了投保人、被保险人与标的物的利益必须为法律所承认, 只有适法的利益才能成为保险利益。 房屋买卖是一种特定物的交易, 它除了要求当事人之间 合意外,还要求具备特定的法律形式。根据建设部1999年4月19日颁布的《已购公有 住房和经济适用住房上市出售管理暂行办法》 “已购公有住房和经济适用住房所有权人要求 : 将已购公有住房和经济适用住房上市出售的, 应当向房屋所在地的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房地产 主管部门提出申请, 并提交有关材料。 房地产行政主管部门对已购公有住房和经济适用住房 所有权人提出的上市出售申请进行审核, 并自收到申请之日起十五日内作出是否准予其上市 出售的书面意见。”“经房地产行政主管部门审核,准予出售的房屋,由买卖当事人向房屋所 在地房地产交易管理部门申请办理交易过户手续, 如实申报成交价格。 并按照规定到有关部 门缴纳有关税费和土地收益。”“买卖当事人在办理完毕交易过户手续之日起三十日内,应当 向房地产行政主管部门申请办理房屋所有权转移登记手续, 并凭变更后的房屋所有权证书向 同级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申请土地使用权变更登记手续”。本例中张某已购公房的出 售虽已获得房产行政主管部门的批准, 但是买卖双方既未向房地产交易管理部门申请办理过 户手续,缴纳契税,也未向房地产行政主管部门申请办理房屋所有权转移登记手续,因而可 以认定房屋的所有权并未移转,买卖合同无效。根据《经济合同法》第16条:“经济合同 被确认无效后,当事人依据该合同所取得的财产,应返还给对方。”即张某对该房屋仍具有 保险利益,有权向保险公司提出索赔。 2、条款中的“房屋转卖”一词应指房屋所有权已转移。 有人认为条款中的“房屋转卖”是指房屋转卖的实际行为开始, 而不是以转卖手续全部完成为 条件。根据保单词义的解释原则:当保险条款中的词语一词多义时,应按照其在所属专业的 本来意义进行解释。 房屋转卖在法律中的解释是房屋的所有权转移给他人, 即指所有权归属 于他人。对于处于转卖过程中、手续尚未全部完成的房屋不能视作“房屋转卖”。因此,条款 中的“在保险期限内,保险标的被转卖、转让或赠与他人,或保险标的的危险程度增加时, 应在七日之内通知保险公司,并办理批改手续。”的规定,也只能认为是当房屋转卖手续完 成,所有权已转移他人时,被保险人才负有在七日内通知保险公司并办理批改手续的义务。 基于以上分析,环亚ag娱乐下载,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 案例九: 2003 年 9 月 27 日, 投保人林光伟在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铜梁支 公司处为渝 B13860 号中型货车投保,保险合同约定了第三者责任险,并规定了 保险车辆造成本车驾驶人员及其家庭人员的人身伤亡属除外责任。2004 年 4 月 6 日, 因该车转卖, 经投保人林光伟申请, 保险公司同意将保险合同转让给李彬。 4 月 15 日,又经李彬申请,保险公司同意将保险合同转让给万洪伟,万洪伟受 让了该保险合同的权利义务。4 月 21 日(在保险期内),万洪伟雇佣的驾驶员 肖勇兵在检查故障过程中,渝 B13860 号货车失控,将在车旁检查车辆的驾驶员 肖勇兵的父亲肖开正压伤致死。6 月 21 日,彭州市人民法院判决本案原告负全 部责任,应赔偿除肖勇兵以外的死者亲属 87880 元,并承担诉讼费 3500 元,合 计 91380 元。原告于当日向被告申请索赔,后被告仅向原告赔付车辆损失险。9 月 28 日,被告以该车驾驶员肖勇兵与死者系父子关系,并根据保险合同中的第 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第六条第(二)项“保险车辆造成本车驾驶人员及其家庭人 员的人身伤亡属除外责任”的规定而拒赔,为此,双方就保险合同中的第三者 责任险发生纷争诉至法院。 你如何看待此案? 案例分析: 本案被告中保铜梁支公司是否免责关键在于被告是否履行了告知义务, 就此有两 种不同意见。 一种意见认为, 本案中, 被告中保铜梁支公司所填发的保险单正本和保险单副本 中的“重要提示”一栏第三款均载明“请详细阅读承保险种对应的保险条款,特别 是责任免除和投保人、被保险人义务”。因此,从保单的“重要提示”反映,被告 中保铜梁支公司签订合同时被告已向原告履行了明确的告知义务, 应当免除被告 的赔偿责任。 另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中保铜梁支公司所填发的保险单正本和保险单副本中的 “重要提示”尚未达到“明确说明”的程度。因此,被告中保铜梁支公司并未履行告 知义务,应当承担理赔责任。